沙龙国际平台APP

當前位置:首頁> 留學海外 > 

孔敬留學片段

時間:2017/5/22 11:04:56 來源: 作者:wb 點擊:1582

吳澤攀2013級華泰班134470219

未曆離別

這是一種我還沒經曆過的離別,因爲所有預料的情緒都沒在設定的場景裏上演,比起離開一個地方的不舍更期待回到另一個地方的時候,在後知後覺中真的離開的時候,情緒才一湧而來,還記得9個多月前下飛機那會兒,熱浪襲來,我想念中國的涼爽;下飛機那會兒,寒風襲來,我想念泰國的溫暖。

雨夜與鋼琴聲

這是一所好大學,圖書館的大廳夜晚也開著,有藝術展,還有不請自來的人優雅地彈著鋼琴。貪戀便多聽了一會,因爲聽出這個人談了一曲《美麗的神話》便鼓起勇氣去和他聊天攀談加好友,其中自然有勵志的故事和有趣的靈魂。晝夜亮燈的圖書館,環繞學校的免費巴士車,烈日下執勤的交警,退休又返校義務任教的老老師。走出圖書館,已然錯過了末班車,便決意步行著回去,起風了,漂著雨絲,惬意的涼風吹著襯衫漂飛,整個人快要浮起來了,雨絲不時落在頸上,手上,每一滴都緩釋著熱帶的燥熱,手機屏幕透出雨珠的五彩,逆著車流向下走,雨突然變得好大,嘩啦啦的下到心裏去了,早上的結業典禮沒說出那些矯情的話,現在也依然啞口無言,遠處的天空不時閃過白光,我便找個車站雨棚躲下,看著它的車水馬龍行色匆匆,輪胎碾壓過水迹,淅淅瀝瀝地來去,這個國家的每個季節我都經曆過了,夕陽,朝霞,月亮,閃電也都看過了,又痛快淋了這場雨,齊了!

皮卡後兜和朋友

漂浮的生活,皮卡的後兜,平躺著仰望天空由深藍變爲奶油色又變成羅藍紫到火紅到夜幕落下,身旁還躺著一見如故的泰國朋友,我們一同唱著“周傑倫”,安逸、親切。在這個異國的城市裏穿梭,好像也沒逃出過這一片天空。這種澄澈的自由,讓人沈迷,而這種沈迷是隨遇而安、也是放蕩不羁。

我遇到了那麽多好人呀

一個萍水相逢的調皮粘人,一個霸氣側漏全包辦,一個簡單質樸愛傻笑,高矮胖瘦都可以順序排列,多合搭的三個夥伴啊。出發在即行李還沒收,卻還悠閑地一起坐在火鍋店胡吃海喝,我擔心走不掉了,她們卻幸災樂禍。騎車淋雨把我送回,她們又在風雨裏騎車去洗照片做禮物。

初識謀面的朋友,只是一提,便整夜幫我構思論文題目,第二天還到學校幫我找好了各種論文資料,臨別前發來語音,定下說他日要來中國找我的約定,認真的語氣裏,赴約似乎就在不遠的某天。

還有一個認識沒很久卻處得很深的朋友,出發前幫我買好了車票,淋雨來幫我搬行李,又一起提著行李在雨中狂跑才剛好趕上去曼谷的末班。第二天又陪我穿越半個城市,買這買那,還聽我抱怨連連。我是毫無計劃,他是計劃周密。只覺得他身上好多自己曾經的影子,真誠,憨厚,懂事,願你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自由。

學校東南亞語中心的姐姐,出去玩還惦記著給我的紀念品,還有我自己都忘記了的生日禮物,一串漂亮的貝殼風鈴,挂在書桌上方,昏黃的燈光,總讓我想起泰國特別多的咖啡館和夜市,還有那些一字一頓的提醒和關心。

中心哥哥臨別的賀卡,讓朋友轉給我,一起送走兩批小夥伴回國,又一起回來,他告訴我泰國人的幫忙,是要讓她們自己做力所能及的,而不像我包辦所有,眼神語氣裏透露著同情或是一種惺惺相惜。

 

別離前夜05.15

熱的天氣,半夢半醒的交際,風扇的風拂過像一個網罩住我,准備回家前的兵荒馬亂,六七天連續的跑去跑來,竭盡精力,難眠深夜,窗外不時有飛機轟鳴而過,由遠及近,由近及遠,像是飛遠離開,又像是在繞圈,盤旋在夢的上空。四點的鬧鍾,三點時我就在等待,不知是等待回家的到來,還是離別憂傷的到來。

應該是憂傷的,一些情緒像濕氣裏快要炸開的喉嚨,疼的轟動,卻是聲嘶力竭。

趕飛機與兵荒馬亂

他們全家人爲去送我,早早3點多就起床准備。荒唐的是,我卻一直沒查過機場在哪,怎麽去?結果真的就去錯了機場,相隔50多公裏的機場,我的一聲“錯了”,氣氛突然有點尴尬,而風趣的爸爸還一直開玩笑緩解著氣氛,也不敢想趕不上該怎麽辦。最後還是趕到了,顧不了跟家人打招呼,就去換登機牌,慌忙之下又忘了拿護照,工作人員又送來。握著登機牌,心裏的安穩還沒有沖淡尴尬,跟朋友爸媽表示抱歉,他們又一直安慰我,盡管時間快來不及了,我還是想一直送他們回去。

抱著僥幸心理,提著超重的行李想要蒙混過關,結果還是被拎到了旁邊,“不行的,要交錢,泰铢或者人民幣”他們嘴裏喊著這些熟練的中文,已沒有了泰語的溫柔和客氣,那種鄙夷憤懑,讓人生厭,國人的叫囂抱怨,卻也讓人尴尬,我和他說著泰語,爲了可憐的優越感,有種劃清界限的感覺,被拉低很多的彙率,我多給了人民幣,卻沒在糾結找零的事,我想這是我能做的僥幸,有錯在先,不辯不爭,希望能給我喜歡的泰國的你們一個好的中國的印象。

僥幸能回報

空姐的溫暖微笑,“國際化”的中文播報,乘客不配合、喧囂,種種不文明的尴尬,我只能一直微笑,無論是和空姐眼神相遇還是在飛機上睡著,你知道的,還是僥幸,一方面想護短,一方面想撇清。

下飛機後,見到飛機上走下的每一個泰國人都好想跟他們多說幾句話,告訴他們在中國如果有什麽問題可以找我,我願意幫忙,就像我在泰國曾得到過不少幫助。

也真的遇到兩個泰國哥哥姐姐,來中國旅遊,上飛機前見我說泰語就來問我換取登機牌的方法,畢竟相比起人家的“中文國際化”我們連“英文國際化”都沒做到,于是我帶著她們從詢問到換了去麗江登機牌,最後連上機場wifi報平安,又互加了微信。他們一直感歎幸運,那個姐姐挽著我一起照了合照,又從包裏抓了些零食要讓我帶給媽媽吃,還讓我一定去清邁玩,然後找她們,我只是告訴她們在你們的國家我得到了很多幫助,希望你們來到這也一樣得到幫助。

死到臨頭

去到咨詢台問詢的時候,我腦子裏全是泰語,還有不小心的合十禮,下意識的那種搜索中文,壓制如同生理反應一般的語言和動作,我知道是真的離開這個國家了。

時隔好久的回想

對一個地方的懷念從離別開始,這一段留學的經曆除了以上的感慨也摻雜了很多苦澀,但不管怎樣我很感謝生命中的這段經曆,它似乎給了我一個機會,脫離出原有的生活,重新構築一種生活方式,從而有機會重新審視原來生活裏的人和事,不論是産生新的積極想法或追悔,它都是對自己的饋贈。而關于我遇到的那麽多好人,除了這個國度的溫暖,可能還有些好運,更多的是總懷著“不應得”的心,多靠自己少給別人添麻煩,你收到任何小的幫助和善待就會覺得是恩賜,而感恩並懷念。這次留學更像一場未知冒險,驚喜驚嚇都會有,願後面的學弟學妹都能從中收獲只屬于自己的體驗。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